翻页   夜间
极品医神 > 穿越我是大反派 > 第104章 惨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极品医神] https://www.bookyes.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到这里他一拍大腿,

    “也怪我大意了没提防,那矮个子一上来就放毒,趁着我动作迟缓那会,下手那叫一个狠呐,措不及防就被他砍了一刀,还好另外一个痴痴傻傻的没一起上,不然恐怕得把小命交待在那儿了,不过他也别得意,追我的时候被我赏了他一暗器,这当口准在这周围附近养伤呢。”

    他越说越兴奋,

    “对了,现在周小兄弟跟小胖子你们都来了,那兄弟俩是什么货色你们是心知肚明,这当口趁着他俩一个疯傻一个养伤,咱们一起去周围搜寻一下,除了这两个家伙。”

    说着他就想站起身来,周名扬看他伤成这样便劝了一句,

    “杨哥,你还是消停点养伤得了,你可是咱们三人中实力最高的一个,如今实力大打折扣,我们两个碰上那两个,还真不一定搞得过呢,尽管那边有个傻子。”

    胖子毕欢挠了挠头,

    “我倒是有个问题,这里应该离尽头不远了吧?假如他俩率先到了地头,进入那水月镜花的话,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一场?”

    杨通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着小胖子,听你的意思,这尽头的宝物你也有些想法?”

    胖子连连摆手,

    “没有没有,只是我想,这宝贝被谁得了也不能落入那两人的手上啊,毕竟他俩可是一直要处心积虑害我们的。”

    “你别看我,我对这宝贝也没兴趣,我的目标在水月镜花,现在只想早点通过这通幽路而已。”

    周名扬见杨通把目光转向他,连忙解释。

    杨通听了是满面春风,他得意的哼了一声,

    “他俩捷足先登?哈哈,之前那些都是浮云而已,通幽道真正的凶险就在尽头处,只有一关,这一关,轻易都找不到入口,凭他们两个那是千难万难啊。”

    周名扬与胖子毕欢对视了一眼,齐声道,

    “这个你也知道?听起来倒是古怪,那一关究竟是有什么凶险呐?”

    杨通苦笑一声,

    “你们俩小子当本公子是全知全能啊,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具体那入口在哪里,有什么凶险谁也不清楚。”

    擦,这货肯定是没说实话。

    两人都知道他是藏着掖着,心里好奇却也不好再问。

    既然通幽路尽头还有一关,而且还很难闯,周名扬等人索性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扎下了营,这几日好好的调养生息,每日周名扬跟胖子去外面寻些吃的回来,探查一下周围的动静,而杨通则专心的调理身上的伤,由于金疮药充足,他的伤势恢复的很快。

    这一日轮到胖子去外面觅食,周名扬则盘膝而坐修炼武技,这几日的经历他受益不小,武技隐隐有突破到武修筑基境界的迹象,他呼出一口浊气,刚想去远处的林子里演练一下师父教他的掌法。

    “周小兄弟,你过来一下。”

    杨通有些神秘的向他招招手,

    “小兄弟,我杨通早跟你结盟在前,有些事情自然不会瞒你,这通幽路最后一关凶险异常,我是知道些情况的,只是在向你和盘托出之前,我倒要问问你,这个小胖子,你是怎么打算的?”

    “胖子毕欢怎么打算?”

    周名扬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杨通见状冷笑了一声,

    “我知道小兄弟你生性纯良,不会去用机关谋算人心,但是江湖险恶,人心隔肚皮,自从水月镜花开启以来,倒在这通幽路上的人不计其数,真正死于机关陷阱,凶禽猛兽的又有几人?”

    “杨哥的意思是?”

    “呵,说句诛心之言,倘若你不是先前对我有援手之恩,倘若你有意那通幽路尽头的宝贝,恐怕我也不会与小兄弟你结盟,也不会多费这么多口舌了,你可明白?”

    这倒是句实话。

    周名扬点点头。

    “但这与胖子有什么干系?他不也说过对那宝贝没兴趣吗?”

    “呵,你把人想的太好了,你不觉得这小胖子太可疑了吗?他说的那诡异的李凤婷,破绽太多,还有那花月宗的小女孩,这些情况都是他空口说的,事实上可能是大相径庭啊。”

    “可是,那方小师妹我也碰见了啊,确实情况不太对,他并没有说谎。”

    “是吗?可我记得他是听你提起那小女孩才在后面补充的,而且,他一开始碰见你的时候,可是直接出手偷袭你的,一击不中,然后才有了后来的对话。

    “这?”

    周名扬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犯起了嘀咕:

    不错,那天胖子是不管不顾先偷袭我来着,还有他关于李凤婷的那一段,确实疑点很多,这么说,这杨通提醒的确实不错?

    周名扬一抬头,正好撞见了杨通的眼神,却瞧见一丝狡黠之色在他的眼里一闪而逝。

    这货在使离间计!

    周明扬恍然大悟,这家伙跟自己结盟在前,后来又跟那李风婷打的火热,八九也结成了同盟,他周旋在众人之间,借力打力,真是高明!

    而他刚才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不管信不信,一根对胖子怀疑的刺就在心里扎了下去,后面再有个什么情况也很难同心同德了,这才是真正的诛心之举!

    想明白这些,他装作有些感动,

    “杨哥提醒的是,只是胖子这段日子毕竟与我朝夕相处,要我就这么对他下手,实在是于心不忍,这样吧,后面我会紧紧的盯着他,如果他真有什么阴谋的话,我绝对不会手软,到时候还要杨哥助我一臂之力。”

    杨通盯着他看了半晌,良久轻叹一声,

    “到底是品性纯良啊,周小兄弟的一番话让我想起了年少,那时候我也似你这般心思,后来经历的事情多了,心眼也就多了,回忆往事的时候还常常想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傻,其实内心隐隐觉得失去了一些东西,一些再也找不回的东西,今天在你的身上又看到了,呵呵。”

    擦,这货又来跟我感慨人生了,小爷可不吃这一套虚头巴脑的玩意。

    周名扬看着他惺惺作态的样子,感到有些好笑。

    杨通感慨完了,话锋又一转,

    “可能是本公子想多了,说起来那小胖子模样憨厚,心地应该坏不到哪去,唉,年轻就是好啊,不被俗世沾染,真诚又坦荡,既然这样,那就等小胖子回来,一齐给你们说说我知道的那一点东西。”

    到了傍晚时分,胖子毕欢却惊慌的回来说有了重大发现,事关那兄弟俩。

    杨通一听立即手握着扇子一马当先,周名扬与胖子紧随其后来到了一处胖子所说的血迹斑斑的地方,仔细的搜索着周围的草丛。

    三个人找了大半个时辰,最后还是胖子那媲美猎狗一般的嗅觉发挥了作用,在那低矮的灌木丛中和草叶上,发现了一滩滩的血迹,循着那血迹继续向前面走去,最终在那大树底下看见了那兄弟俩中的腚硬。

    他整个身子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两只脚和上肢完全分离,断口处糊满了血水,腹部一个血洞,两眼圆睁,气机全无,显然已死去了多时。

    他居然死了?究竟是谁干的?

    三个人的心里满是疑惑。

    杨通清理了一下腚硬那断腿根处的血水,对着伤口观察了半天,又捡起了不远处地上的长刀,在断口处比了比,沉声说,

    “这左腿上的伤口是我那日的暗器所致,看起来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行动都不太方便。”

    “杨大哥,你到底用的是什么暗器啊?居然能让他那样实力的人几天都走不了路。”

    胖子毕欢奇怪道。

    “呵,不过是一种飞镖,可惜那天打他的时候没收回来,没了。”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

    “他的双腿被人齐根斩断,而且还是他自己的卷刃刀,可见杀他的人功夫极高,不过这并不是他的致命伤,这一刀像是后补上去的,出血并不多,真正让他丧命的,应该是腹部的那个血洞。”

    周名扬撕掉了腚硬腹部那血洞周围的衣服,见那血洞虽然不大,却非常深,他好奇问,

    “这难道是赤手空拳打出来的?还是什么高明武技打出的伤口?反正炼气阶段的人肯定是没这能力的。”

    “你说的不错,空手能在人身上打出这样的伤口,至少也是武修筑基六重的实力,不过他身上这血洞明显是一种兵器所致,应该是一杆枪,照这血洞的深度来看,还是杆短枪。”

    杨通转头又问胖子,

    “我记得你那天说在那树林里碰到李凤婷的尸体的时候,她的身上也有一个血洞,是也不是?”

    胖子连连点头,

    “对对,好像跟他身上这血洞差不多,不,简直是一模一样。”

    “哼,果然不错。”

    周名扬听得是云里雾里,

    “杨哥,听你这意思你是推测出凶手了?那真是牛逼,枉我一向自诩为福尔摩斯小柯南,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线索,到底是谁干的啊?”

    “什么福尔摩斯柯南?”

    胖子听得有些疑惑,也把目光紧盯着杨通。

    杨通见状有些得意,他一扇折扇,

    “你们俩还是太年轻呐,江湖阅历浅,有些事情曾发生在你们眼前都没留意,那天在我们趟地下暗河的时候,因为有些地方水高到了腰间,大家纷纷整理衣物,我无意间就看见有个人的怀里别着一把青色的短枪,说起来你们不久前还跟他照过面,不过现在他已经成了一堆碎骨渣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