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极品医神 > 战国赵为王 > 第六百一十七章 棋差一招(第三更)

第六百一十七章 棋差一招(第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极品医神] https://www.bookyes.cn最快更新!无广告!

    腹真简直了日了狗了!

    老实说,这阵子腹真自认为应该是走了霉运,而且还是非常倒霉的那一种。

    行刺之路眼看就要成功,结果却功亏一篑。

    功亏一篑也就算了,但失败之后腹真才发现输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整个墨家。

    当自己老爹,也就是当代墨家巨子腹康将和赵王的商谈内容告知了腹真之后,腹真就知道无论自己愿意还是不愿意,为赵王效忠都是他和墨家一脉所必须要做的事情了。

    其实如果单单是换个大王效忠的话那也没有什么,毕竟秦国之中法家独大,墨家本来就不好发展,而且赵王也同意让墨家在华夏学宫之中拥有一席之地,可以说是很有诚意了。

    作为墨家巨子,腹真老爹腹康理所当然的承担起了去华夏学宫和儒家喷口水打群架的重任,而腹真作为墨工一脉的灵子,则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赵国的兵器工坊副将作。

    这其实是一个很高的职位了,放眼整个赵国工匠阶级,也就只有掌管所有赵国工匠的大将作比腹真的职位更高了。

    但说实话,腹真其实并不在意这些虚头巴脑的职位之类的东西。

    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当腹真成为了赵国的副将作并负责兵甲冶炼这一块之后,很多原先赵国的绝密资料就通通向他开放了。

    这其中就包括了腹真一直以来都极为好奇和渴望的,关于具装甲骑兵兵器盔甲的所有资料。

    腹真几乎是立刻就沉迷到了这些资料之中。

    足足过了七天七夜的时间之后,面色憔悴但是整个人兴奋无比的腹真走出了房间,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铸造具装甲骑兵兵器盔甲的工坊在哪?”

    第二句是“马上准备马车,吾要去大同冶炼厂!”

    于是腹真就出现在了大同冶炼厂之中。

    平心而论,如果是以材料和锻造方法而言,赵国的工匠们由于有了赵丹这个穿越者的指点,无疑是要胜于墨家的。

    但是如果比起底蕴以及对铸造一行的知识和了解上,腹真作为墨家墨工一派的领头人物,绝对是属于一览众山小的存在,恐怕也就只有传说中公输班(鲁班)的后人才能够和他一较高下。

    当墨工灵子碰到来自后世的先进方法知识,会发出什么样的碰撞呢?

    自认为吃透了所有方法的腹真只说了一句话:“吾能够让具装甲骑兵盔甲的防护力立刻提高三成!”

    在赵丹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华夏学宫之中墨家所获得的官方经费立刻就提高了三成。

    然后腹真就在五百名赵国骑兵的护卫下来到了大同冶炼厂之中。

    只可惜当时的赵丹并不知道冶炼厂有内鬼这件事情,所以也仅仅是朝着毛遂下达命令,让监察卫将腹真的防卫等级提到最高。

    而毛遂理所当然的就把这个命令转发给了负责整个冶炼厂的缪莫。

    所以在缪莫的领路下,腹真就落入了郭开的手中,整个人被五花大绑好像一个粽子一样塞在马车之中,并跟随着郭开一起离开了冶炼厂。

    或许是因为在邯郸之中遭遇挫败的缘故,郭开很需要向别人倾诉,于是就变成非常的健谈。

    所以在郭开的健谈之中,腹真明白了许多事情,比如说郭开这个王八蛋准备再一次的把腹真带回秦国。

    在察觉到了这件事情之后,腹真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

    墨家对于秦国来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背叛者,即便这种背叛并不是出自墨家自愿的,但背叛就是背叛。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腹真回到秦国之后,这还能有好果子吃吗?怕是留给全尸都难啊。

    “郭大夫,吾可以将秘方和铸造方法都告知与汝,汝就放吾离去吧。”惊惧不已的腹真对郭开苦苦哀求。

    然而郭开对于腹真的请求无动于衷:“腹真,吾能够明白汝的忧虑,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汝真的写出秘方和铸造方法,吾又如何去判断真假呢?还请汝随吾往咸阳一行,只要能够铸造出具装甲骑兵的盔甲,那么秦王不但不会计较汝的背叛,还会给汝一场大大的荣华富贵。”

    和腹真被关在马车之中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冶炼厂的监察卫首领?莫。

    正是因为有了?莫的监察卫腰牌,所以郭开一行才能够畅通无阻的通过赵国境内的重重盘查,用最快的速度赶往秦国。

    出于时间的考虑,郭开并没有走河东郡,而是打算走西南边的晋阳盆地,翻越吕梁山脉经过离石城来到黄河东岸的蔺城,最后从蔺城渡河进入秦国上郡。

    在几天几夜的赶路之下,郭开一行终于来到了蔺城。

    刚刚进入蔺城,郭开就松了一口气,打算先找个地方歇息,然后明天找船渡河。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声马夫的惊呼带着马匹的嘶鸣传入了车厢之中。

    马车猛的停了下来,车厢之中的郭开猝不及防,整个人撞在了车厢壁上,额头顿时肿起了一个包。

    “混账东西,怎么回事?”郭开忍不住破口大骂,将头伸出了车厢之外。

    刚一伸出头去,郭开就看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马车面前,马车就是因为避免撞到这个老人所以才紧急停下来的。

    老人显然看到了郭开,朝着郭开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说道:“郭大夫,许久不见。”

    郭开在看清楚这老人的面目之后浑身一颤,整个人瞬间如坠冰窟,过了好一会之后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卿……”

    头发花白的?贤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腰,慢吞吞的说道:“人老了,走几百里的路都要了老命了。好了,都下来吧。”

    郭开身体僵硬的挪下了马车。

    他的心中其实很想让车夫立刻纵马逃跑,但是身边突然出现的数十名手持劲弩的赵国士兵让郭开彻底的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几名士兵从马车之中将被五花大绑的腹真和?莫抬了出来,并给他们松绑。

    腹真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朝着?贤恭恭敬敬的行礼:“多谢?卿相救。”

    ?贤笑着对腹真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转向了?莫,老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这人哪,一老了就容易犯糊涂了,养个孩子连忠奸都分不清楚,险些就为敌国做了嫁衣。要是真的出了差错,怎么去地下见历代先王哟!”

    ?莫面色如土,整个人跪在了地上放声大哭:“父亲,孩儿知错了,请父亲恕罪,请父亲恕罪啊!”

    ?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皱纹看上去加深了许多:“吾为国尽忠一生,想不到却养了汝这么一个不忠不孝之子,真真是愧煞吾也。来人啊,把这逆子和叛贼郭开都绑了,带回邯郸请大王发落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