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极品医神 > 民国奇人 > 第十五章 知识青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极品医神] https://www.bookyes.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屈孟虎瞧了一眼倒下的三当家,撇了撇嘴,没有一点儿怜悯。

    能够在臭名昭著的麻子寨里坐到三当家的位置,并且还在麻子寨与总寨的争斗中存活下来,甚至还深受王文杰这个新寨主的重用,这个三寨主就算是死一百次,都绝对不会无辜。

    对于这种死有余辜的人,屈孟虎从来都不会心软半分。

    他可不是什么江湖菜鸟,会因为软弱的情绪而愧疚。

    更何况,他与小木匠既然决定将这钱暂时留存下来,再留这么一个活口,就着实有些傻了。

    处理完了三当家之后,屈孟虎一挥手,八口大箱子全数消失不见,落在了他用墨比托索神识构建起来的纳物空间之中去,而随后,他双手在身前划动着,原本翻起来的新土却全部填了回去。

    就连上面的草皮,都又回到原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弄完这些,屈孟虎带着小木匠又回到了麻子寨大厅这儿来,与众人会面,并且告诉众人,两人将护送大家离岛靠岸,去附近的城镇落脚。

    至于麻子寨这边,则会将寨子里的主体建筑全部都给焚毁掉,至于剩下的这些老弱病残,会留一些口粮,在这儿等待着官方上面的调查人员过来。

    不管是谁,是否无辜,都得接受审判……

    他们离岛之前,会把除了他们乘坐的船之外,所有的水上工具都给烧掉,让这些人短时间内,暂时无法离开。

    这样的处理方式自然是很粗糙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留守此处,等到刘韬手下的人带着城里的援兵赶来,不过一来屈孟虎和小木匠的确是有急事,耽搁不起,没办法在这儿耗着,再一个就是不少肉票对于麻子寨心有余悸,感觉在这儿带着太不安全了,要万一有匪徒杀了个回马枪,那可就麻烦了。

    说到底,他们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屈孟虎和小木匠的手段。

    即便眼前铁一样的事实摆在眼前。

    种种因素下,众人决定“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暂时离开麻子寨是最重要的,所以纷纷支持这个决议,随后一众人等便离开了炼狱一般的麻子寨,乘船离开。

    离开之前,自然是大放了一把火……

    小木匠与屈孟虎护送着这些人离岛登岸,一直送到了附近城镇,这才停了下来,随后刘韬带着一众获救的肉票向两人表示了感谢,并且还想要留下两人的联系方式,好为他们请功。

    这人似乎还有想要招揽他们的想法,言语之中极尽讨好,但屈孟虎和小木匠却装作不知,婉拒了去。

    不过他们把私通麻子寨水匪的名单给了对方。

    刘韬如获至宝,不断道谢。

    随后他们再一次登上了前往渝城的路途,只不过这回却不再是两人一猫,而是多了另外七人。

    侯永宁、王娟和马思凯等这些也赶往渝城的同学,提出与他们一同前往。

    这回遇到的事儿,让他们都有些吓破了胆子。

    如果能够跟着屈孟虎一起的话,那么不管怎么样,行程都会变得安全许多。

    对于他们的请求,屈孟虎没有理由拒绝。

    毕竟他们顺路,而且屈孟虎说到底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对于自己学生时代结交的朋友,也的确没办法抛下不管。

    所以他们就上路了,在屈孟虎的张罗下,又登上了一艘大船。

    不过这船却是客船,并非像之前那种押货的船只。

    而经历过昨天的惊险之后,这长江水道上终于算是风平浪静了,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而在路上,小木匠发现屈孟虎这人,当真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不管到哪儿,都能够发光发亮,仿佛天生的领导者,所以在这帮同学跟前,他也是人群的中心。

    众人围着他,有说不完的话,甭管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都愿意与他交流,说着以前在北平上学时发生的趣事儿,以及后来同学们分散各地之后,各自下落之类的……

    小木匠虽然没有上过学,与这样的学生生涯没有任何交集,但是在旁边听着他们聊天,讲起北平发生的各种事儿,也是津津有味。

    他们讲的大部分事情和人,自己都没听过,不过唯独一人,他却是知道,并且见过的。

    那便是刘知义李二少爷,也就是刘小芽的二哥。

    关于此人的下落,以及刘小芽当前的处境,小木匠与屈孟虎谈过一次,在知晓刘小芽此刻编入花门,并且在上海滩做起了舞女时,屈孟虎并没有小木匠的那种可惜和愤恨,而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要走,她已经是成年人了,自己以后应该怎么过,由她自己决定吧……”

    乱世人不如太平犬,能够活在这世间,已经是很艰难了,又何必谈太多的道德要求呢?

    这个时代,笑贫不笑娼,着实用不着去可惜什么。

    这便是命。

    当然,即便如此,当那些人问起屈孟虎,是否知晓刘知义的下落时,屈孟虎摇了摇头,说不太清楚。

    这时那个剪着学生头、一身利落的女同学何牧雨突然说了话“我知道。”

    这女孩儿因为与屈孟虎不太熟,所以一路上话语都不多,不过她是三个女孩里面最漂亮的一个,而且她此刻的模样,与几年前的苏慈文很是相像,颇有神韵,所以小木匠忍不住关注到她。

    而此刻当大家谈及刘知义的时候,她却突然开了口,让人很是惊讶。

    而随后,何牧雨告诉众人,她有个表叔在金陵政府那边做事,是一位师长,而刘知义则是她表叔部队里面的一个中尉,好像是一个副连长之类的……

    听到这话儿,众人纷纷惊叹,没想到刘知义居然弃笔从戎了,真的是让人意外。

    大家纷纷感觉意外,而小木匠与屈孟虎对了一眼,却都比较理解。

    刘家的败落,起因是刘老爷子这儿出了事,但一蹶不起,却是因为刘小芽和刘知义的大哥被人谋算了,而现如今刘知义弃笔从戎,估计是想要在行伍里能够出人头地,然后为他大哥报仇。

    这想法,却与刘小芽是一样的,只不过兄妹俩走的途径不一样。

    有着这么一群朝气蓬勃的知识青年陪伴,旅程倒是不算寂寞,屈孟虎因为是熟人的缘故,而小木匠则是因为特别喜欢与读书人打交道。

    而这些屈孟虎的同学在被绑票的期间,遭受了许多折磨和恐吓,几个女同学差点儿就失了身,身体和精神状态都相对比较差一些,特别是精神上的后遗症还是挺大的。

    但是有了屈孟虎和小木匠的陪伴,特别是小木匠这个被屈孟虎拿出来挡箭的家伙,使得他们用不着担惊受怕,也是高兴得很。

    大家一路上相处得比较和睦,那些人对小木匠不但好奇,而且特别尊重,使得大家的关系迅速变得亲切起来,倒也没有太多的隔阂。

    还是那句俗话,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终于到了渝城。

    当船抵达了朝天门码头时,一行人下了船,七人很是热情地邀请小木匠和屈孟虎去他们那儿作客,却被两人给否决了。

    双方恋恋不舍地告别,小木匠朝着远处的几人挥手致意,而旁边的屈孟虎则嘻嘻笑着,用手肘碰了碰小木匠的肚子,说道“怎么,舍不得?”

    小木匠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屈孟虎撇了一下嘴,说道“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对何牧雨那妹儿挺特别的,而且那小妹儿对你也似乎挺上心的——如果你真的喜欢,回头办完了事儿,我带你去见她,你们这对狗男女可以勾搭一下,为爱鼓鼓掌……”

    小木匠呸了他一口,解释道“你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好么?我对她比较客气,是因为她跟苏慈文长得还挺像的……”

    “小苏苏啊……”

    屈孟虎笑了起来,说道“长得一样,但味道却未必相同——你不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呢?”

    这家伙言语出格,小木匠简直无语“那可是你同学,你这么说真的好么?”

    屈孟虎耸了耸肩吧,说道“反正这好白菜都是要被猪拱的,被谁拱不是拱?若是你,我的心里还会比较好受一些……”

    两人调笑几句,随后离开了码头,毕竟这儿算是渝城袍哥会的地盘,若是被人撞见,或者认了出来,有可能会耽误到他们的计划。

    离开了朝天门,屈孟虎带着小木匠在街道里走着,随后来到了一处看上去颇为复杂的街巷来。

    屈孟虎瞧见小木匠对这儿十分熟悉,忍不住问道“你来过这儿?”

    小木匠指着远处那一片陈旧破房,说道“那个地方,叫做自力巷,我曾经在那里租过一段时间的房子……”

    屈孟虎没有多问,领着小木匠来到了一处巷子深处的房子,三长两短,敲了敲门,那门打开了一条缝,随后打开了,有一个看着很是精明的年轻男子出现,对屈孟虎毕恭毕敬地说道“屈老师……”

    屈孟虎点头,与小木匠简单介绍了一下,说是他的学生,叫做周平。

    他领着小木匠进了屋,随后问道“查清楚了没有?”

    周平低声说道“老师,我们来得有些不是时候,那位程龙头,他不在渝城这里。”

    屈孟虎问“什么意思?他去哪儿了?”

    周平摇头,说“没人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