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极品医神 > 祭炼山河 > 第1115章 魇兽狩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极品医神] https://www.bookyes.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梦魇族内,实力强大者以古王一脉为尊,这是公认的事实。

    所以,当先王彻底消散的事情被确定,古王一脉水涨船高,成为最被看好的一方。

    在这种背景下,给古王一脉脸面,甚至暗中提供助力,都是一种稳妥的投资。

    不求能够,在古王一脉重夺王位后,获得多大的利益,能保当下地位便是最好。

    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王登基之后,梦魇族势必迎来大洗牌,这点众人皆知。

    保全地位已是难能可贵。

    没人知道,直至今时今日,梦魇一族内部,有多少人为古王一脉,提供了方便。

    但毫无以为,这将会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强大到以旧王一脉的实力,又是在厄峰城中,依旧要被连番算计。

    所以才有了,九幽塔里的刺杀,城主府宴会的变故,及半途中的界域级强者拦截。

    没错,对云岚动手,试图将旧王一脉,打落泥潭不得翻身,正是古王一脉的手笔。

    严格来说,这在梦魇族内,并不算什么秘密,只是没有证据罢了……当然,这种事本也不需要证据,自由心证即可。

    是谁出的手,大家各自心中有数,只是旧王一脉势弱,再加上没拿到痛脚,所以只能隐忍。

    没错,旧王一脉在隐忍,哪怕云无涯在族老会上发飙,大骂了一通老不死之类,接着又大开杀戒,干掉了不少人。

    可相对于古王一脉的出手,如今旧王一脉的反击,根本不值一提——需知,一旦云岚出事,等待旧王一脉的,将是被彻底毁灭的结局。

    孰轻孰重一眼可知。

    但这并不表明,古王一脉就真的人心在握,行事可以肆无忌惮。所谓可一可二可三……但连续三次,次次皆是绝杀局,都没能够拿下云岚,进而重创旧王一脉……

    这本身,对古王一脉而言,就是不小的打击。会让人忍不住想,或许他们高估了,古王一脉拥有的实力。

    又或者说……旧王一脉气运加身!

    没错,就是运气好,除了这点外,他们也想不通云岚凭什么,能够连续三次避开绝杀。

    可无论想得通,或是想不通,他们都必须谨慎了,一味下注在古王一脉身上,是否太过冒险?

    没有人表态,可沉寂下的厄峰城内,某种氛围开始悄然转变。

    ……

    七杀族老脸色铁青,重重一拍椅背,身下木椅瞬间粉碎,咬牙低吼,“混账!这群家伙,难道敢背叛我古王一脉?”

    气势悍然爆发,强横气息横扫而出,殿内诸多魔族心头凛然,急忙低下头去。

    千钧侯神色平淡,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七杀族老不必动怒,你我三次出手无功,他们态度出现变化,也在预料之中。”

    “哼!”七杀族老冷笑,“一群墙头草,希望在我古王一脉执掌权柄后,保全自身利益,却又不愿多出力,世上哪有这种好事。”

    说着,眼神扫过大殿众人,“你们都是旧王一脉的心腹,跟那些人是不一样的,如果让老夫知道,你们谁敢有半点背叛之举,本座决不轻饶!”

    “族老放心,我等万万不敢!”

    “誓死效忠古王一脉!”

    “谁敢反叛,罪当碎尸万段!”

    殿内众魔族纷纷起身表态,看模样个个义愤填膺,一副忠心耿耿模样。

    千钧侯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头淡淡一笑,表面上的东西罢了,根本做不得数。

    当然,说他们现在有背叛之心,倒是不至于,因为古王一脉如今,依旧占据着绝对优势。

    但若是局面逆转……呵呵,殿内这些人变脸的速度,一定比现在的表态更快、更坚决。

    因为越是利益纠缠的深,为了自保便越是需要,更加鲜明的态度,这只是很简单的道理。

    “诸位都是古王一脉,最忠诚的麾下,七杀族老并无怀疑你们的意思,只是一个提醒罢了。魇兽狩猎,马上就要开始,按照原来的计划,你们去准备吧……至于旧王一脉,事情暂且搁置,拿下王位之后,再与他们清算不迟。”

    七杀族老皱了皱眉,却未多说什么。

    殿内众人恭敬行礼,各自转身退下。

    待这些人离去,七杀族老沉声道:“千钧侯,真的就这么算了?我们已拿到关键信息,若能够验证,旧王一脉不攻自破,新王大位便是我族囊中之物!”

    千钧侯轻叹,“本座何尝甘心?可局势至此,古王一脉的举动,已在族老会中引发不满,继续出手绝非好的选择。”

    见七杀族老依旧面有不甘,他沉声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七杀族老应该清楚,我们现在罢手,并不意味着不再出手……毕竟,新王角逐过程中,各种意外都是有可能的。”

    呼——

    七杀族老吐出口气,“好,算他们走运,等到新王大位争夺开始,再一笔清算!”

    云无涯那老混账出手杀人,他门下几个重要人物,纷纷死于非命。偏偏这个时候,为了平息来自族老会的不满,他不能够轻举妄动,内心早就愤怒至极。

    哼!

    等到古王一脉夺回权柄,定要让这老东西知道,与他为敌是一件,何等愚蠢的事情。

    千钧侯起身离开,不见有何举动,脚下踏落身影微微闪动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目送他远去,七杀族老眼中,浮现几分阴晴不定。千钧侯此人,不仅修为强横,背后更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势力。

    虽说与古王一脉向来关系亲密,却总给他一种飘忽不定,不可捉摸的感觉……此人的心思,只怕未必单纯!

    哼,我一定要盯紧此人,一旦察觉不妥,马上禀报族长。

    厄峰城中除了青瓦别院外,古王一脉也有属于自己的行宫,名为东柳。千钧侯出了东流别院,登上车驾后,扭头向后看了一眼,眼底露出一丝嘲弄。

    七杀此人看似莽撞,实际上有些聪明,对他居然起了怀疑之心。

    但没有证据,古王一脉又如何?他这千钧侯之位,来自深渊认可,纵是梦魇之王也不可轻动。

    “走吧。”

    低声吩咐了一句,车驾安静前行,坐在车驾里的千钧侯缓缓闭目,气息逐渐归于平静。

    就在这时,车驾内部四壁上,镶嵌的宝石一颗颗亮起,洒落下莹莹光晕,将他身影笼罩。

    身在光影之下,气机被隔绝,外界再也无法感知。

    唰——

    千钧侯蓦地睁开眼,抬手一点眉心,下一刻虚影自他体内跨步而出,眨眼不见踪影。

    ……

    城主府。

    蓝海目光微闪,挥手打断了面前澄海的禀报,道:“我有些事情处理,你去书房外守着,任何人不得打搅。”

    澄海恭敬称是,转身推门而出。

    待书房门关闭,蓝海面前空间微微闪动,一道虚影浮现出来。

    “千钧侯?”他眉头微皱,脸上露出阴沉,“如今局面下,为何要到城主府来?若是被人察觉,你我都要有大麻烦。”

    面前千钧侯虚影微微一笑,道:“本侯既然敢来,自然不怕被人知晓,难道城主认为,本侯会贸然行事吗?”

    “哼!”蓝海冷哼一声,不与他多说,“你现在来有什么事?”

    千钧侯淡淡道:“我来是想告诉城主,古王一脉接下来不会再出手,将专心准备魇兽狩猎之事……毕竟,这才是关乎新王大位,至关重要的事情。”

    蓝海面无表情,“本座对这些是并不感兴趣。”

    千钧侯道:“或许是本侯多事了,但城主真的不想知道,此番会有哪些人,跟随承欢殿下进入魇兽领域吗?”

    他抬手打出一道玉简,“名单就在里面,可惜的是,城主大人的安排并未列入其中。”

    说完,千钧侯的虚影,露出一丝淡淡微笑,转身消失不见。

    看着书桌上的玉简,蓝海面无表情,可脸上细微的情绪变幻,表明他并非真的不在意。

    梦魇新王角逐,旧王、古王、新派三巨头齐聚厄峰城,但这并不意味着,只有他们对王位感兴趣。

    事实上,感兴趣的人很多,只是大都不敢表露……又或者,至今依旧隐藏在水下,等待合适的机会。

    啪——

    蓝海将玉简拿到手中!

    ……

    云岚推门而入时,秦宇已准备妥当,当然他没表现的精神百倍,脸色还有些发白。

    但这种恢复速度,已经让云岚很惊讶,目光上下扫了他几眼,一副想说什么又犹豫的模样。

    看样子,这女人也有些怀疑,昨天秦宇那场逼真大戏,是不是在故意给她看了。

    “咳!”秦宇根本不给她多想的时间,起身道:“为应对今日的测验,我用了一些秘法,快速恢复伤势。”

    果然,云岚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秘法?你没事吧?”这种短时间内,加速伤势恢复的手段,她自然知晓。

    其中强悍的类型,甚至可以让魔族,自重伤垂死状态,直接恢复到巅峰乃至更强。

    但毫无疑问,这种完好状态,只能持续一段时间,且需要付出极重的代价。

    秦宇摇头,“无妨,只是多虚弱一段时间罢了,我们不要再做耽搁,现在就走吧。”

    云岚以为他是担心,秘法不能维持太多时间,当下点点头没再多言,“跟我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